首页 >> 梦幻香港 >> 香港资讯 >>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出席行政会议前会见传媒的发言内容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出席行政会议前会见传媒的发言内容

2020年02月11日 15:28 来源:香港政府新闻公报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今日(二月十一日)上午出席行政会议前,联同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及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教授会见传媒的开场发言及答问内容

  以下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今日(二月十一日)上午出席行政会议前,联同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及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教授会见传媒的开场发言及答问内容:

  行政长官:各位传媒朋友、各位香港市民,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因应昨日(即二月十日)公布第42宗个案,一位62岁女病人与在一月三十日确诊的第12宗个案的一位75岁男病人,两位分别居住在长康邨康美楼不同楼层但同一单位,即07单位,因此卫生防护中心主动及积极跟进调查这两宗个案,看看这两宗个案的感染是否有关联。这亦是我们往时在抗疫工作建立的机制,即是说当似乎看来是有一些环境迹象或屋宇迹象会引发传染风险,这工作便须要马上启动。我们必须主动找出这些情况,然后阻截病毒进一步扩散的潜在风险。

  大家留意到,昨天我们亦第一时间安排了卫生防护中心的黄加庆医生,联同环境局副局长谢展寰和袁国勇教授在午夜会见了传媒,交代了青衣长康邨康美楼这两宗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个案的情况。稍后我请食物及卫生局局长向大家交代有关居于这些07单位的住客安排如何。

  特区政府高度重视这个个案,所以卫生防护中心已经联同工程师和专家展开详细调查,这个详细调查在今天会继续进行。不过,正如昨晚袁国勇教授指出,这个个案与当年「沙士」在淘大花园传播的情况是不相同的。尽管如此,我们绝对不会掉以轻心,一定会进行详细和全面的调查。由于这是一个公共出租屋邨,亦即是说香港房屋委员会是大业主,对于在我们的物业里出现了这些个案,我们更要高度关注,亦会做足所有可以令市民、居民安心的措施,稍后我请运输及房屋局局长向大家作一个初步解说。

  今日稍后时间,当我们派进这大厦里的专家和工程队伍做了初步调查研究后,我亦会邀请他们希望今天可以与我会面及汇报。我们会听取他们的意见,亦会要求这些团队尽快向公众交代。事实上,昨天晚上,陈局长亦第一时间向我汇报,昨晚整个行动我都是知悉的,我亦觉得这种严阵以待的方法是正确的。当两位陈局长向大家交代后,我会再向大家说说,过去三日强制检疫工作的整体实施情况。我先请食物及卫生局局长说几句。

  食物及卫生局局长:我向大家汇报一下现时的最新情况,青衣长康邨康美楼07单位总共有34个楼层,昨晚在34个楼层中有两个楼层(的单位)是第12宗个案和第42宗个案(病人的住所),这些单位的两名病人已经入院,其紧密接触者已入住检疫中心。除此之外,有23个单位的住户去了检疫中心,在这23个单位中,有三个住户共四名人士经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人员进行医学监察及了解其整体情况后,发现该四名人士有一些征状,所以他们已入院,分别送往三间医院:玛嘉烈医院、屯门医院和威尔斯亲王医院,接受测试、隔离和治疗。其余的住户,截至今早七时,有20个住户已经去了检疫中心,有三个住户正在安排中。20个住户分别去了四个检疫中心,包括麦理浩夫人度假村、鲤鱼门公园度假村、保良局赛马会北潭涌度假营和饶宗颐馆翠雅山房。至于卫生防护中心的工作会继续,我刚才讲过,有23个单位(的住户)去了检疫中心,有九个单位(的住户),我们暂时仍在进行这方面的工作。卫生防护中心已经设立热线,可供有关居民(致电查询),如他们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提供资料。食物环境卫生署和房屋署都会为大厦进行彻底清洁和消毒。

  运输及房屋局局长:疫症开始之后,房屋署同事已经在所有公共屋邨加强清洁工作,亦就个别屋邨出现疫症的情况,我们在屋邨内的升降机、一般大家容易接触到的表面,甚或至整体卫生环境工作都已加强。

  就长康邨,房署的同事及食环署的同事亦加强了消毒及清洁的工作,确保巿民的卫生健康。就长康邨康美楼发生的情况,屋邨管理的同事及工程的同事昨天晚上亦即时到现场了解情况,亦尽可能为调查小组提供协助。过程中,我们初步见到,在307这个单位内,我们初步的理解,有关的住户可能进行过自行改装工作,由于他把排气管做了改动,我们的同事今天会再到现场作深入的调查。所以在现时的当下,希望大家不必要作揣测。

  昨天晚上我亦理解,袁国勇教授及我们CHP(卫生防护中心)的同事亦基于安全的考虑,审慎起见将有关的住户迁离,保障他们的卫生安全及人身安全。当然,他们离开了住所后,容许我们进行一个更加仔细的清洁、调查和更深入的理解,待我们有进一步的调查结果后,我们便会尽快向大家作交代。

  在这里亦请大家帮忙,在长康邨发生的情况与淘大花园的情况是不同的。长康邨的去污喉管的设计是在室内的,即是在厕所里面,当年淘大(花园)的去污喉管是在墙外的,所以当风向转变时,以及污水或粪便排出,因为喉管破裂而引致的情况,在今次是不尽相同的。我们的同事亦在各自的屋邨加强有关的清洁工作。就长康邨的居民,如有任何的担心及怀疑,我们尽可能提供协助。

  行政长官:正如陈帆局长所说,我在此也重申,我们昨天晚上采取的措施以至今日会继续采取的措施,都是以审慎为主,大家都记得这次抗疫工作我们都说要严阵以待,即使未发现有高风险时我们也要以一个更谨慎的态度来处理。

  接着我想向大家说说,自从二月八日我们实施了从内地来港人士,包括香港居民、内地居民,或者其他旅客的强制检疫措施的情况。二月八日、二月九日、二月十日,我们一共已经有三日的经验,整体来说,实施这个强制检疫措施可以说运作上大致畅顺,我亦去过这三个口岸视察。香港和内地的跨境人流亦如预期是大幅减少,而强制检疫令要求相关人士留在家中,目标是减低病毒传入社区的风险,因为这些人士是不能够离开他指定的家居,换句话说,亦不能够在这段时间内离开香港。这个措施实施了三日,截至昨晚午夜,一共有2 196名人士须要接受强制检疫,当中百分之九十一,即是1 997位是香港居民。而在这2 196名须要接受强制检疫的人士中,大部分、绝大部分都是在家居进行检疫,一共是2 080人在家居进行检疫。

  在此我需要再次强调两点。第一,就是在这个措施下接受强制检疫的人士,他是由于从内地入境──内地是一个幅员很大的地方──他从内地任何地区入境,或是在抵港前的十四天亦曾经去到内地任何地方的人士,他们不是来自湖北省,亦不是已经确诊病人的紧密接触者,他自己在抵港时亦没有病征。根据卫生防护中心的专业评估,这一类人士的风险是较低,所以他们是可以在家中或有关指定的住户中接受这十四天的强制检疫来达至我刚才所说,减少他进入社区,亦防止他可以离开香港。但对于有人指这些检疫人士──而我们要留意这些接受检疫的人士,我刚才给予的数字就是超过九成是香港居民──有人认为这些检疫人士现时在社区「播毒」,我认为这说法并不正确。

  第二点我想强调的,就是有关于我们执行这个强制措施的情况。陈肇始局长昨日在记者会已经解释了,我必须要强调,当然我们是说这一套措施最佳成效是希望接受检疫的人士是自律去遵从,否则会负上刑责──最高是入狱六个月、罚款二万五千元,但我们同样很重视执法工作,并不是要求检疫人士自律,我们就不管,这完全不是事实。我们为了执行这强制检疫,投入了大量人力和物力,亦预备了更多的人力和物力去进行这项工作。现时进行我们去落实这个强制检疫的监察工作是包括有在联络中心的人员,他们会透过手提电话的通讯软件,在得到──就此要说清楚──在得到检疫人士配合的情况下去以实时地点分享功能来确认他们留在住所,在此亦很感谢大部分我们去问是否愿意用这个软件接受我们监察的人士都是同意的。另外,我们当然亦安排了一些人员,包括警务人员,随机突击上门探访;卫生防护中心亦透过一个联络中心,以电话与这些接受检疫人士保持联络来确认他们是留在住所里。

  昨日,陈局长已经向大家交代了,截至昨日下午以刚才那几种方法能够联络上的人士,包括以手提电话通讯软件的实时地点分享功能联络了超过500名接受强制检疫的人士、以其他普通电话联络了超过600名人士,亦有用视像通话接触超过400名检疫人士。这是昨日下午的数字,估计到现在能够接触的人士或次数应该是不断地上升。

  另一方面的工作,就是为这些在家居接受强制检疫的人士提供他们必须的支援。一般来说,我们留意到都是家人或是亲友可以为他们提供这样的支援,但民政事务署亦接到检疫人士大概四百个查询和求助电话,有需要的求助亦会转介给社会福利署。社署现时正在协助50个住户、超过80人解决他们的生活所需。刚才我提过的突击上门探访,警方在过去三日做了超过220次,涉及超过350位检疫人士被我们的同事上门检查。

  在上述的工作中,我们确认了绝大部分接受强制检疫人士都是留在住所,亦相对很合作,但在二月九日,即是前天,我们亦发现了有九人,全部都是香港居民,未有全时间留在指定地点。当然,从执法角度,我们非常关注这情况,及后已经马上成功联络上其中七人,而且向他们发出了警告;另外两名未能联络的人士,警方已经就此发出了通缉令。

  对于没有遵守强制检疫令的人士,特别是如果有迹象显示有人故意违反这个检疫令,我们一定会考虑作出检控。刚才已提过,违反强制检疫令是一个刑事行为,一经定罪,最高刑罚是入狱六个月,罚款二万五千元。除了考虑作出检控外,我们同时间亦要对这些曾经失去联络的人士作进一步安排,例如考虑他们要配戴电子手带来加强追踪,或如他们再次违反的话,我们就会安排他们入住由政府安排的检疫设施。不过,在此要说一句,由于现时的检疫措施非常短缺,我在此呼吁社会各界必须要同心协力支持我们在不同地区需要设立的检疫设施,包括检疫中心和一些指定的诊所。

  随着检疫人数上升,监察的工作量当然会有所增加,所以我刚才已经说过,我们已经预备了更多人手,包括我们公务员同事,甚至是退休公务员或是义工加入在联络中心去接触这些接受检疫人士的工作,确保这项措施有效。

  另外一方面,我相信大家都留意到,强制检疫措施实行后对于香港和内地的跨境人数已经大幅地下降,在此不再浪费大家的时间去详细交代这方面的数字,如果大家有兴趣,我们稍后可以再次提供这些数字。

  因为最近有一宗确诊个案是一个家庭的聚会──是打边炉,突显了在这段日子我们必须要所有市民,都要更着意减少这些社交接触,亦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推出了一些措施暂时停止上学、公务员在家中工作、取消大部分会议、取消一些公众活动,希望社会各界、各位市民都要全力配合,忍耐一段时间,减少这类社交接触来达致我们可以同心投疫。我在此再次呼吁各界市民,大家一定要出一分力,让香港打赢这场抗疫战。

  记者:特首,想问就强制检疫令的措施,已经见到有九个人没有遵从,之前其实亦有传媒报道过,有人直言他们是不会遵从的,其实现在政府会否在这措施方面加强阻吓力?是否都不考虑封关?第二,见到长康邨那方面,怀疑是粪渠排气管传播病毒,可否说明一下政府现时是如何评估其他屋邨有同样问题的风险?以及如有这些风险的话,会如何部署?第三,虽然政府之前已经说过订了数以千万计的口罩,但其实政府都没说过是会给市民的,相信都是内部使用,虽然政府都说有本地生产线,希望协助它们生产口罩,但似乎亦不能应付一些很庞大的需求。面对有很多市民都是排队买口罩、买物资,政府是否仍然坚持在这个非常时期都仍要紧守自由市场的原则,不对这些物资作一些干预,要市民继续排口罩或买贵口罩?谢谢。

  行政长官:多谢,有几个问题。第一,关于强制令的执行,我已说过,一方面要靠接受强制令的人士自律,亦知道如违反强制令是有刑责的,但刚才我已经说过,我们已经多管齐下进行监察,亦会加强这些监察。例如如果他已经违反了一次,现时已经接受警告,我们可能要考虑,早前他不须要佩戴手带来电子监控,现时便须要;或者甚至要他入封闭式的检疫中心。但由于涉及的人数,三天里已经超过二千人,所以一定要大家接受检疫令,知道自己是抗疫战里的一员,必须要尽自己的努力。

  第二方面,我已经向大家说过──虽然刚才说过不再浪费大家时间来谈数字──自从二月八日实施由内地入境的强制检疫措施,已经大大减低了入境人士的数字,而仍然入境的人士绝大部分是香港居民,他们因为种种原因,明知道回来要被强制检疫十四天,他们仍选择回来;但其他非香港居民的入境数字已经非常少。我的数字,过去三天,每天由内地入境的内地居民已经只是数十位──二月九日,经过两个口岸,即深圳湾和港珠澳大桥两个口岸,入境的内地居民只得52名(应为43名),跟二月八日(52名)的情况类似。我相信跟二月十日,即昨天的情况,都是类似的。再封关的影响其实不是再去「封人」,而是封了我们现时需要的货运、封了一些香港居民尽管要被检疫十四天都要回来的真正需要。我觉得这个所谓「封关」的说法已经是没有意思了,因为我们的效果已经做到将跨境人流减到最低。刚才说到的货运,我都多讲一句,因为大家都知道,在二月十日,内地很多工厂重新投产,所以在二月十日经过仍然运作的五个陆路货运口岸进来的货车的架次飊升,大家如果记得以前给过大家的数字是一千多、二千架次的出入。昨天的货车入境架次和出境架次都差不多去到三千九百,希望在此让市民放心──货运是顺畅的,而且可能由于内地重新投产,而香港对于食品或日常用品的需求大增,所以这些商业活动是不断在进行。

  第三方面,我希望有关于长康邨的情况,要给我们的专家一点时间。卫生防护中心的专家,以至其他专家,还有工程队伍今日要进去详细调查过,稍后向我和两位局长汇报,我亦会要求他们出来公开交代;因为至今只是十个小时左右,我不想在此说一些不全面的信息给大家知道。

  第四方面,关于口罩的问题。昨天特区政府已经按传媒的查询清楚讲明,我们目前没有计划以立法工作来管制口罩的供应、分配或价格。因为现时全球口罩的供应,甚至其他个人防护装备的供应,都出现了非常紧拙的情况,所以这个抢购、抢买的情况在很多地方都有出现。我早前向大家交代过的数字是我们订购了,即下了订单想买,而可以向大家说,这些订购了的价格都是飊升了很多,所以订购了而未送到的,我都不能够说这个已经在我们的仓库里。因为现时很多地方都对口罩出口实施禁令,所以一定要货到,我们才能够知道整体供应情况如何。由于供应将会于一段时间内都是紧拙的,我必须要保护前线医护人员──每天做这些卫生防护工作、检疫工作;在检疫中心里的市民,以至我们在前线保持这个社会可以运作得到,例如清洁工友、其他执法同事的需要──他们的需要是放在第一位,否则我们难以令这个社会继续运作。我亦呼吁公务员队伍尽量在家工作、减少外出;社会大众亦要减少一些社交接触,从而可以减少整体口罩的需求。

  在供应不足的情况下,我们首要的任务是要增加供应,所以「两条腿走路」──第一,全力向全球搜购,甚至抢购这些有关物品,这工作是日以继夜地进行中;第二,全力配合增加本地生产,无论是我们自己惩教署的生产线或在科学园里有一间公司的生产,以至最近亦有些有心人希望可以在香港作本地生产。我们已有专门的同事为他们做配合的工作,包括有一位有心人昨天告诉我,他已经去看了我们提供的厂房──我们在工业邨里有一些厂房,他已经去看,希望能够尽快购买到生产口罩的机器,我们便可以在本地投产。总的来说,一定要增加供应。不增加供应的话,不是一个可以解决问题的方法。我们一定会竭尽所能去增加在香港对于这些卫生防护用品,特别是口罩,甚至是医院里的保护装备的供应。

看新闻累了,来一部小编为您推荐的热门网络小说,放松一下吧
点击阅读更多热门网络小说
分享: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深港在线综合"的所有作品,均由本网编辑搜集整理,并加入大量个人点评、观点、配图等内容,版权均属于深港在线,未经本网许可,禁止转载,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②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之后24小时内予以删除,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深港橱窗
赞助商
实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