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梦幻香港 >> 香港资讯 >> 香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出席立法会会议后回答记者问题

香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出席立法会会议后回答记者问题

2020年01月03日 16:43 来源:香港政府新闻公报 
教育局局长杨润雄今日(一月三日)出席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会议后与传媒谈话的全文

  以下是教育局局长杨润雄今日(一月三日)出席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会议后与传媒谈话的全文:

  记者:局长,有关你之前接受内地媒体访问提到如学校不配合调查,校长可以被教育局吊销执照,可否具体解释如何才会吊销校长资格?历来有多少位校长因为《教育条例》被吊销资格?现在有否校长正受调查或要求法团校董会调查校长?最后想问是否有官校老师暂时调离教学职务,转到局方工作?

  教育局局长:或许我整体说一说,因为这件事最近引起很多讨论。一直以来,教育局都是尊重教师专业,而作为教师注册的机构,我们有责任保障教师的专业。过去一段时间,的确我们看到或收到一些有关老师的投诉,我们亦留意到有小部分,我们经常说的「害群之马」的老师,可能在其专业上被投诉或在参与一些活动时被捕,我们都会严肃处理每一宗个案。我们在处理这些个案时,譬如我们收到某个投诉,首先会要求学校进行调查,为何我们会要求学校作调查呢?因为学校作为这位老师或教职员的雇主,须知道其雇员在专业上表现是如何,亦要了解这些事件会否影响教学、学生,所以我们要求学校进行调查,而学校完成调查后会向我们提交报告,而我们亦会就报告再作调查。过程中,当然学校进行调查时会给予老师机会回应,待我们收到报告后,我们会一并考虑该名老师的回应。倘若我们认为该案件没有足够证据成立的话,我们可能完成该宗投诉,当作「不成立」处理。如果该投诉表面看来有机会成立,有表面证据的话,我们会再次发信予该名老师要求其作书面回应。所以在老师方面,最少有两次机会向教育局提交回应。

  在调查方面,你刚才问到有关校长的职责,校长当然有很多职务,负责管理学校、专业上亦有职务,而其中一项工作就是管理其教师团队,所以他的工作表现也要看他能否管理教师团队,所以他是有责任适当地处理有关其负责管理团队人员专业操守上的投诉。我们所指的配合是指配合调查工作,而不是如某些人的误导或引导一些错误看法,指教育局要求校长要配合局方的看法,这是绝对不是的。因为很多时在投诉个案中,我们本身就没有一个既定的看法,我们都是根据事实,因此我们所指要求校长的配合,是指配合我们调查的工作,尽其应负的责任。过去五年,据我所知,是没有校长被教育局撤回作为校长的申请(应为批准)。

  而在这段时间的调查,大致上都得到校长及校方的配合,亦已向我们提交报告,有时可能我们为了再仔细了解报告内容向学校查询;有时当我们收到多些资料时,可能要求校长作更详细了解,但目前来说,我们没有就这方面对任何校长,即就他们没有配合我们的工作方面,作出任何调查。

  至于官校,有两名老师当我们进行调查时,认为把他们由学校调回教育局作内部工作较为适合。

  记者:就局长刚才指暂时没有校长接受调查,在现时说出校长可以被吊销牌照这番言论,会否令教育界恐慌,觉得政府正在施压?

  教育局局长:一直以来,希望你们可感受得到,我回答大家的问题尽量不会回避,如有人问我,如果校长不配合,政府有何权力或方法去处理,我只是根据法例去说出我的权力,不代表我现在正在进行这方面的工作。

  记者:局方昨日向教协发出较强硬的声明,可否说一下发出声明的原因?根据投诉指引,列明一般可考虑不受理匿名或资料不全的投诉,除非特殊情况,如紧急、严重或有充分证据。教师在社交平台发表言论,是属于紧急严重事件,或网上言论已属掌握充分证据?

  教育局局长:我先回答第二条问题。的而且确,在我们给予学校有关处理投诉的指引中有提到,学校如收到匿名投诉,可以不处理,但指引亦有提到,如学校觉得情况特殊,或情况严重,他们也应该去处理,因为考虑点是学生的利益和学生的福祉,会否对学生构成人身安全、会否影响其学习、会否影响其建立正确价值观,这些都是学校和教育局必须去考虑。指引是提供予学校的,而非教育局,但我们一直以来也是看投诉的严重性,和可能对学生的影响,而作出一些跟进行动。过去我相信也有很多人,包括教协,曾经要求我们就一些没有提供名字的投诉,予以跟进。我们也要看事件的严重程度去作出跟进,因为我们要保护学生,所以这是我们如何去看待这个问题。

  至于你提到言论是否紧急或严重,我们的想法是,大家必须明白,我们说的言论不是指意见的表达,或对政治议题的个人意见,我们说的是一些仇恨、侮辱性,或歧视性言论,这些言论在社会的准则下,我相信都不为大部分人所接受。如果一个老师有这些想法,或表现出这些言行,究竟该老师会否影响我们的学生,会否影响其教学,这些就是我们所担心的,也是我们为何须严肃处理的事情,希望大家明白。

  至于昨天我们为何会发出比较强硬的声明,因为过去这段时间,我们就这几方面的解释,包括我们为何要严肃跟进一些投诉、如何让每一个老师在投诉中有机会作出申辩、为何一些(教师)被捕或可能牵涉刑事犯罪时,可以作出停职安排,我们已解释过很多次。对于有团体自称为专业教育组织,却不顾这些事实,而将一些自己的想法,串在一起成为「故仔」或说法,令业界制造恐慌,我觉得反而是更令我担心的事情。所以我们必须作出严正声明,令我们教育的同工更清楚了解事件,不会被错误的说话引导而持有可能不太好的看法。一直以来,我们尊重教师的专业。我们作出调查是希望将一些害群之马与大部分的专业团队分割出来,做了这些严谨的工作,处理了投诉,更能保障大部分老师的专业,这是我们一直希望做到的事,就是保护教师专业的操守。

  记者:局长,刚才提及有些匿名的投诉。如果有学校认为现阶段不用处理,校长决定先不用处理,但就局长之前取消校长资格的言论,会不会某程度上变相令校长为了配合政府的政治思想,本身认为暂时不需要跟进匿名投诉,但因教育局指示而作出跟进?

  教育局局长:你要弄清楚,你现在说匿名投诉,但又说到政治那里去。我们讨论和要求的调查绝对不是政治的调查。我们指的是如果我们发现(教师)有些言行,例如涉及仇恨、侮辱或歧视,或是教材有偏颇,这些情况我们要求学校作出调查。学校当然有他们的看法,如果学校认为不适宜调查,或者现阶段不宜调查,他们可告知我们相关理据。我担心的是如果我们收到投诉,学校如何保证教学上不会影响学生。我觉得学校对学生有责任,亦应对公众有交代。我相信现时大部分学校也愿意调查。当然,有人认为(有些个案)只是私人发表言论,但我们的重点是有否影响教学、有否影响学生。这些才是我们一直以来最关心和担心的事,亦是我们一直在社会上听到很多的声音和家长的声音。

分享: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深港在线综合"的所有作品,均由本网编辑搜集整理,并加入大量个人点评、观点、配图等内容,版权均属于深港在线,未经本网许可,禁止转载,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②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之后24小时内予以删除,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深港橱窗
赞助商
实用信息